王宁个展在北京798虹墙画廊开幕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王宁的作品让人有这样一种感觉,即使观看之后已经离开,似乎仍有一些东西跟随。这些感觉就在那里徘徊,不过不是甜蜜。开始让人觉得有些亲切熟悉,然后渗透到一种忧虑不安之中……我敢说……这似乎正是当前人类处境的一部分。

 

第一次见到王宁是四、五年前,当我去胡佩霞(Patty Hudak)环铁艺术区工作室的时候。她跟我说,“你一定要来见见这个艺术家”,后来我们一起在路上走,去参观他的工作室。在那里,我看到许多凝缩形式的人像:小的部分渲染的肖像,塑料缠绕的脊柱,还有很多“吻”系列画作。

王宁参加过一些飞扬戈恩(Fion Gunn)和我本人共同组织的艺术项目,比如2015年10月北京798映画廊展出的“烽火妇女泪—哭慰安妇”(即“私密的伤痕”,我是该展览北京站策展人)。展览关注冲突时期的暴力这一相当具有挑战性的主题,叙事从慰安妇开始。王宁提交的作品是探索“他人”。2016年在爱尔兰中国艺术交流展“爱尔兰浪涛”中我们再次相遇,北京和上海都有展览。他本次个人展览名为“失乐园”,展出持续到12月2日。

 

 

我想引述一些王宁画册文章中的话。

 你快乐吗?

……如同步入镜中,此你非彼你,此我非彼我。

我们从来没有在“失乐园”中的“乐”这件事上较真儿。

我对今日的人类景观都充满敌意……我承认它无法与当今光大的审美趣味相迎合。

这也许和我选择的绘画媒介有关——铅笔……这就是我不知趣的地方……更不应该期望在混沌的颗粒中寻求某种体现生命的质感。

 

画册中另一篇文章、丁心的《三个失乐园》中写到,其一是日本小说家渡边淳一长篇小说《失乐园》,其同名电影对于生命脆弱性的展示对王宁产生了极大的震撼,“警惕着生活中每一处关系背后的暴力”;当然还有弥尔顿的史诗《失乐园》,成书于十七世纪;第三个线索则来自哥特美学,在历经中世纪漫长思想禁锢过程后,人们开始对世界重拾思考,带有历史的沉重却也孕育希望。

展览策展人苍鑫(知名行为艺术家)谈到他从王宁在大学校园里做行为艺术的时候就认识他。而我以前只知道王宁是一位画家,并不知晓他的这一面(他是油画专业硕士)。苍鑫写到,王宁把第一次行为作品寄来,其表达方式的生猛与血腥场面,留下深刻印象;他的黑白色调无情的揭露与嘲讽了人性中存活的阴暗面,仿佛面对一个孤独灵魂倾诉着内心独白:我们快乐吗?。

王宁个展

 

策展人苍鑫

 

在北京市798艺术区陶瓷二街虹墙画廊展出至12月2日。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