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德赛——回归” 艺术家自述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Fion Gunn, Niamh Cunningham, Gulistan, Li Xinmo and Qingqing
飞扬·戈恩,瑞莲,古丽斯坦,李心沫,庆庆

著名策展人黄笃在文章结尾处写道:

“总之,无论以上作品是抽象性的还是表现性的,无论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参展的这五位女艺术家在实践中或多或少把图像与文学的连接作为其观念和意义艺术表现的砝码,她们从爱尔兰和中国两个国家的角度对《尤利西斯》进行解读,以个人化的视角,运用多样的语言重构了视觉的《尤利西斯》。她们充分发挥了其想象力、判断力和表现力,并从不同角度主观或本能地表达了对生命的体验,对身份的思考,对性别政治的批判,对经典的延展,对绘画本体的重建等议题的持续实践。她们充满自信地建构了独特而个性的思想维度和艺术叙事,让人能从其艺术表现中找到精神归属感。”

每位参展艺术家对于其作品都作了一些阐释,请点击继续阅读。

古丽斯坦 Gulistan

Gulistan essence of memory series

古丽斯坦 /《记忆的性质》  皮鼓上综合材料绘制    直径45厘米   2007

古丽斯坦 /《记忆的性质》  皮鼓上综合材料绘制    直径45厘米   2007

在《尤利西斯》中,利奥波德·布卢姆和斯蒂芬·迪达勒斯反映了许多来自过去的痕迹,这些反映既是个人的,也是集体的回忆。古丽斯坦以后现代的方式重新审视经典,借鉴荷马史诗《奥德赛》的风格,重建古典的优雅。

古丽斯坦在她的人生旅途中表达着,《记忆的性质》、《漫游欧洲系列》、《关于时间的传说系列》、《记忆中的肖像系列》。但她不是叙述记忆中储存的人物与事件,而是试图捕捉记忆的时间长度和温度……那悠悠的逝去的时光,才是她想真正揭示的世界……想起了奧德修斯……關於流浪和歸來。

 Memory of a Portrait II  Gulistan

《记忆中的肖像II》,布上油画,60 x120厘米,古丽斯坦, 2012

古丽斯坦 自述:

古丽斯坦在她的人生旅途中表达着,《记忆的性质》、《漫游欧洲系列》、《关于时间的传说系列》、《记忆中的肖像系列》。但她不是叙述记忆中储存的人物与事件,而是试图捕捉记忆的时间长度和温度……那悠悠的逝去的时光,才是她想真正揭示的世界……想起了奧德修斯……關於流浪和歸來。

Works by Gulistan at 'Odyssey the Return

在展览“奥德赛——回归”中展出的古丽斯坦作品
*************************************

李心沫 Li Xinmo

Viewing Li Xinmo's installation 'Dissociation'

观看李心沫的装置 “游离”

《尤利西斯》这本书把重点放在男性的社会关系上,充满了有关哲学、历史和政治的对话,这些对话往往涉及身体功能,黄色笑话和背后中伤。而艺术家李心沫运用截然不同的媒体语言转换了这一男性主导设定,重新讲述了一天的故事,使之成为一本新的书……来自女性视角。装置包括若干页手写书和浸在几层盐中的墨画。

Installation detail  by Li XInmo

李心沫装置细节

李心沫自述:

我的作品《游离》将图片、文字、装置等作为女性主体叙述的媒介。作品记录一个女人早晨从家里出发,去探访她曾经拒绝过的一位女朋友,伴随她对一位英国情人的回忆和想象,以及沿途的所见所闻等等,如此波澜起伏的思想和感情展现了作为一位个体艺术家对于世俗社会中的抗拒和精神逃离。在中文中“游离”实际上是来自“尤利的谐音“,也犹如一个女性的名字,但这里具有动词”游离“之意,其本意指一种物质不和其他物质化合而单独存在。它以此比喻离开集体或依附的事物而存在。

Installation detail by Li Xinmo
Installation detail by Li Xinmo

***********************************

飞扬·戈恩 . Fion Gunn

The Immigrants  Fion Gunn 2017

移民  1号, 100 x100厘米,布上丙烯,拼贴, 飞扬·戈恩,2017 The Immigrants no. 1 100x100cm, acrylic, canvas, collage Fion Gunn 2017

飞扬·戈恩自述:

‘“移民”与我的曾祖父詹姆斯·明特恩有关,他是爱尔兰科克人。从1896年起他每年有6个月在科克造船,另外6个月乘船前往纽约为百老汇打造布景。当时这样奔波的工作使他的家人不至于遭受爱尔兰的极度贫困。埃利斯岛是各地移民进出纽约的大门,这些移民怀着创造未来美好生活的愿望与决心来到这里。今日,成千上万的移民和难民对生活抱有同样的期待。詹姆斯·乔伊斯在《尤利西斯》中说,“历史是个噩梦,我努力醒过来。”

The Dream of Zhang He,  Fion Gunn 2017

郑和的梦,纸,丙烯,拼贴,190×57厘米,飞扬·戈恩,2017 The Dream of Zhang He, paper, acrylic,collage, 190x57cm Fion Gunn 2017

中国郑将军的个人生活,失去家人,被明军俘虏,被阉割,这些经历似乎不太可能鼓舞他完成非凡的探索之旅。如果没有无尽和好奇心和无所畏惧,没有与其他文化和民族相接触的强烈愿望,这些旅行将不会成为可能。乔伊斯对平常的、从每日生活中恢复的力量——一个人如何度过生命中的每一天——十分感兴趣。数以百万计的经验快照创造出生活叙事。


探索时代 (右) 飞扬·戈恩作品

*************************************

庆庆QingQing

Viewing Qingqing’s work centre Han Feng -Artificial Artifact Series


在“奥德赛——回归”展览上观看庆庆作品  中间作品《汉风》 手工制品系列  2016  旁边小幅装置

在“奥德赛——回归”展览上观看庆庆作品  中间作品《汉风》 手工制品系列  2016  旁边小幅装置

‘Heaven is not far’ by Qingqing 天堂不遥远,庆庆
‘Heaven is not far’ by Qingqing 天堂不遥远,庆庆

庆庆自述:
装置“天堂不遥远”或许可以被被解读为在平凡生活中生存下来和追求更伟大之事,个人的和集体的,我觉得这也是《尤利西斯》要讲述的。

The measure of things 走为上计, Qingqing2018
The measure of things 走为上计, Qingqing2018

***************************************

瑞莲 Niamh Cunningham

Swim Duck (cataracts, whirlpools , maelstroms.. still) Niamh Cunningham 2019
Swim Duck (cataracts, whirlpools , maelstroms.. still) Niamh Cunningham 2019

鸭子游泳——布卢姆把水壶注满时想到的

视频的名字“鸭子游泳”来自《尤利西斯》中Cylops章中的一个酒吧场景。这是一个典型的有点奇特的都柏林风格的表达/转折语。乔·海因斯给了叙述者一杯饮料,问“你能在另一品脱酒里打个洞吗?”叙述者回答,“那么鸭子会游泳吗?”(鸭子当然会游泳,我的答案是当然如此。)视频的内容来自另一个章节Ithaca,布卢姆在把水壶注满的时候想到许多水的品质……我拍摄了户外各种不同的水流和泳池,并把这些水下和水面上的拍摄与书中布卢姆所想一一对应。汉语说“神游”,意思是在想象中游历,我觉得“游”既与中国文化相关,又特别与乔伊斯的著作有关。

“游岩”系列肖像画

Niamh Cunningham with Wandering Rocks Portraits
Niamh Cunningham with Wandering Rocks Portraits

Dublin Walk – The Sucroses

Sam Beckett Bridge detail Sucrose mixed media March 2018
Sam Beckett Bridge detail Sucrose mixed media March 2018
Sam Beckett Bridge detail Sucrose mixed media March 2018
Sam Beckett Bridge detail Feb 2019

行走都柏林——蔗糖系列

这些蔗糖作品取材于都柏林利菲河岸多个地方,它们都在书中被提及。蔗糖系列的创作手法探索了转化、时间与结晶的概念。结晶过程推着游离出来的墨使其移动,并使画的表面渐渐模糊。

展览记录或艺术图书馆存档:

如果您想获取黄笃先生文章的电子版或画册版,请在网站上与我联系。

在此,我想对爱尔兰驻华大使馆文化专员Jack Mc Cormack先生表示感谢,并对向本次展览及相关活动提供大力支持的爱尔兰驻华大使馆、亚太基金、爱尔兰文化和都柏林市议会致以诚挚的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