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被困的明亮树枝”和其他发现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在仔细观察了一些高清图像之后,我相信结晶过程未必推动墨的移动,有时候是墨推动糖,至少在蔗糖系列的初期是这样。

被困的明亮树枝, 印花棉上的蔗糖,混合材质,直径40厘米,瑞莲,2018  纸上·至上

 

“纸上·至上”展览2018最后一站北京站在宋庄光州市立美术馆北京创作中心开幕 (见上篇文章)。蔗糖系列中的一些作品正在展出,现在正好来看看作品结晶过程中发生的变化,这些变化在不同层面以不同速率进行。

 

这一系列是基于“过程”的作品,最有趣的阶段被记录下来,对收藏者来说,可以将两个或三个不同阶段的摄影作品与画作放在一起欣赏。

 

我们来看看“被困的明亮树枝”……许多作品的名字来自我最喜欢的田园诗人帕特里克卡瓦纳的诗作《运河岸边漫步》(Canal Bank Walk),诗人谢默斯·希尼也非常喜欢卡瓦纳的田园诗。

 这幅作品上的蔗糖结晶并不多,尽管如此,在墨上发生了一些有趣的变化,某些颜色从原来图案中剥离,几个月之后绿色和棕色的模糊色块更容易分辨出来。

 

但是更让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新生-后海》蔗糖及混合材质,30厘米x40厘米 椭圆形, 瑞莲 

《新生》因为其多层次材质,产生了戏剧性的结晶效果。让我特别兴奋的是墨的移动状态,也就是说在外层结晶开始以前,墨推动蔗糖,而不一定是蔗糖造成了墨的移动。

在晚上仔细看了高清图像之后,我真是太兴奋了!(2018.11.22) 注意这里的细节,六个星期之后第二幅图像上,色彩推动着白色结晶(注意那些曲线)。这是目前的发现,我要去找更多的例子。

 

 

其他作品包括:

 

 

 

 

 

 

 

 

这些作品是“至上·至上”2018展览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