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艺术家说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女性主义艺术

本文是对5月20日在长沙梅溪书院开幕的展览的概述。这次展览展示了女性艺术文化的各个方面。策展人郭桢说,“我们寄希望于一次高品质且具有学术含金量的集体艺术呈现来深度揭示当下社会中女性生存境况的种种问题。”她本人也是一位常驻纽约的实践艺术家。她谈到,“(我们希望)达到教育、团结各国、各民族女性,与推动社会各界对女性存在的再关注和再理解。”

 

学术顾问郭雅希说:“我们从中看到了女性的责任、女性的爱心、女性发自心灵深处的自述。比如对‘黑暗中的女人’‘拯救’的Franziska Greber(瑞士)。”

 

学术主持艾蕾尔提到了危险的存在:“很多女性艺术展主题世俗化、商品化。”“但是这次参展女性艺术家的作品相比之前发生的展览具有更加前卫的探索精神。在女性主义艺术的艺术语言、形态、观念层面探讨了更加深入或者广阔的话题,比如瑞莲的作品《时间柱》将女性符号、软性材料放置在时间概念里去构建女性叙事,郭桢的作品《乳房》系列在材料、形态、手法上达到了完美的统一,建立了女性的丰碑。”

经理彭君尧谈到了观众的反馈,“很多女性观众讨论的最多的是,在自己的生理周期中自己身边发生了一些什么有趣的故事,故事可能仅仅是关于自己,故事可能是开心的或者是沮丧的,但是都是在特殊时间的一段回忆,人们很难使用这个时间周期来回忆故事,但是《时间柱》这个作品给了他们回忆的机会。”

 

参展艺术家:

 

勒缇霞·杜香(法国)

Franziska Greber(瑞士)

郭桢(美国)

李心沫 (中国)

高媛(中国台湾)

Hayoon Jay Lee(韩国)

李琳琳 (中国)

刘虹(美国)

林耀民(美国)

德妮丝(澳大利亚)

唐添 (中国)

王宝菊 (中国)

严隐鸿 (中国)

张琼飞 (中国)

Radoslava Hrabovska(斯洛伐克)

瑞莲(爱尔兰)

 

艺术家们讲述了各自的作品……

 

勒缇霞·杜香    抬起的脚    75 x 118 cm    纸上丙烯    2017

勒缇霞·杜香(法国),艺术家说:

 

我们必须建立一个新的女性主义文化,来用于反对所有关于女人自然本性的偏见。我们必须批评和打破我们的各种观念,比如权力和金钱的力量。

 

我的黑色丙烯线喷薄而出,它在空中画出神经质的线,我创造出新的物种,它是人兽的混合,它有动物性,却带有人类的敏感。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世界里,我要见证女性生命短暂而脆弱的状态。

 

https://laetitia.sityves.fr/index.php/en/home

**********************************************************

《不平衡》 是Franziska Greber为长沙“存在”展览创作的装置。

Franziska Greber(瑞士),艺术家说:

 

《黑暗中的女人》是反对性别歧视和性别暴力的国际的艺术项目,描述了社会指定给女性的地位。在该项目中,女性通过用红色马克笔在白色衬衫或类似的女性衣服上书写心声以公开她们的经历、痛苦、希望和愿望。除此之外,缺失话语、未知故事、无法述说以及保持缄默也是艺术作品的中心主题。长沙的这件作品包括由来自6个不同国家的女性书写的52件衬衫和一本记录所有文本的书(译成中文)。只有各个国家和文化组织间相互合作才有实现这一目标的唯一可能。作品《不平衡》中,椅子成为逃脱其任务的物体,生长,展示其背面。衬衫上书写的来自女性的勇敢和有力的声明,突出了脆弱性的不平衡。

 

www.womeninthedark.org

***********************************************************

 

郭桢    《母亲》    900 x 250cm    纺织材料    2016

郭桢    沙袋    装置    多种材料    尺寸不限      2014-2018

 

郭桢(美国),艺术家说:

 

只要我们活着,就无法超越自己的身体,也无法否认自己的性别。在面临家庭、事业等等选择的时候,女性的牺牲被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是共同默认的。谁也无法否认,是女性的身体剧痛延续着人类的生命,她们承担着人类最基本,最原始的苦难来进行最伟大的创造。女性意识明确艺术品中存留了人间最顽强和真和最博大的美。我从不否认我是一位女性艺术家,为女性取得艺术上的话语权,应该是我和当代女性艺术家的共同责任。

 ******************************************************

  

李心沫行为艺术《遗忘的家》,长沙梅溪天地,2018年5月20日

 

李心沫(中国),艺术家说:

“存在”国际女性艺术展2018长沙上的行为 《遗忘的家》,来自保罗策兰的诗句:像霉一样绿,是忘却的家。我从山里带着青苔和绿色来到这繁华的商业中心。身上挂着一个硕大的水滴,绿色的,沉重的水滴。世界从一滴水开始,它是一切生命的起源,它是子宫,是泪水的原型,是大地上的时间之钟。所以伴随的音乐便是《钟声》,令人不安的钟声。正如我所期待的,行为开始时便风云骤变,我带着这沉重的水一一种下青苔,这最古老的植物 ,它存在于动物和人类之前,它们带着远古的气息繁衍至现在。我躺在青苔上,青苔盖在我的嘴角。水滴里的水在渐渐流逝,最后裂开,水淌在我身上。绿色的液体是植物的血,它们洒满我的身体,最后那盆植物从我的腹部生长出来,就像从大地生长出来。正在此时,雨水降下来。结束了表演。大家都在惊叹,这行为感动了天地。而只有我知道这其中存在一个秘密……

 

http://li-xinmo.com

 *********************************************************

高媛    “十二月”    数字印刷

 

高媛(中国台湾),艺术家说:

 

“十二月”是一个关于12个母亲,12个孩子和12个中国生肖的系列。出生年的动物被认为是每个人一生中的决定性因素。文艺复兴中圣母与圣婴的象征令我十分感动,我想把今天的中国社会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联系起来,因为二者在文化和财富分配方面存在着类似的情况。我想探讨一下新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及随之而来的现象:这些母亲来自中国各地的遥远村庄,她们的丈夫是建筑工地上的低薪工人。这些孩子都是3-8个月大,正处于身体增长发育最快的时候,如同惊人成长中的中国。

 

http://www.artnet.com/artists/gao-yuan/biography

*********************************************************

Hayoon Jay Lee 现场表演图片

Hayoon Jay Lee (韩国),艺术家说:

我的作品讲述了大量的贫困问题,贫穷与繁荣的状况以及希望和绝望的循环。这些情况发生在个人和政治层面,它们存在于头脑中,并通过身体进入社会领域。我把米饭作为对象,主题和隐喻提升到我的艺术作品的中心。稻米充当繁荣和繁殖的幸福象征,对有生活至关重要以及基本的权利。

 

https://www.hayoonjaylee.net

 

***********************************************************

李琳琳  《谁来安慰我》  数字印刷  110x 65cm    2017

李琳琳 ,艺术家说:

 

我在作品中希望建构一种带有故事情节的虚幻场景的非现实私密空间,在创作中不会很直接的刻意强调女性这个身份,但作品中有女性特有的情感表达和象征符号元素,譬如,这里用了大量的裸体芭比娃娃,婀娜多姿,手中拿着刀、剑、蛇等尖锐的物体,她们俯视着人们,带有一种压迫感和高高在上的神圣感,这种反叛、强势与主动的视觉呈现打破了人们对女性传统常规的想象界限,与社会现实形成对立,也满足了人们的偷窥欲。

 

************************************************************

刘虹    《落花》    布面油彩    25 x 25cm    2015

 

刘虹(美国),艺术家说:

 

女性是我绝大多数作品的主题。中国过去有一首民歌唱到,“十八层地狱,妇女在最底层”。“三从四德”中的三从,就是要女人在娘家时“从父”,出嫁后“从夫”,夫死“从子”。一个女人从生到死永远要服从她周围的男人,从小到老永远没有自己。我想为那些无名无姓的女性造像。让她们在画廊及美术馆占一处墙面,在历史上有一席地位。这也算是迟来的对她们的祭奠吧。

 

http://www.hungliu.com

 

***********************************************************

 

林耀民    清漆肖像    指甲油    镜子    50x 40x 4 cm  2014-2018 

林耀民(美国),艺术家说:

 

在寻找用材料发言方式的同时,质疑性别、美丽和阶级的概念。通过这种方式,材料和主题为对话创造了一个空间。在作品《涂漆》中,用美甲师(她们通常是从农村来到大城市工作的人)的指甲油在镜子上画肖像,镜面建构观者参与,颠覆主体和观者对立。

 

http://monikalin.com/biography

 

 *****************************************************

德妮丝    女式红色高跟鞋   30x15x8cm   2016

德妮丝(澳大利亚),艺术家说:

 

女性无论种族、肤色、文化、阶级、人种、宗教、性取向有何差异,外表如何,女性都拥有平等的权利。我的作品反映了慰安妇群体所受到的歧视,压迫和虐待,由于社会男女的不平等而成为战争受害者的女性。

《看我:听我沉默的哭号》表现了慰安妇所经历的创伤,也象征着她们忍耐痛苦,挣扎求生,相互支持,努力发声的女性力量。

http://www.denisekeele-bedford.com/home.php

 

***************************************************************

唐添    “姬点-匕年前即公元2015年”视角二  140x120cm   油画    2015

 

唐添(中国),艺术家说:

 

《姬点-匕年前即公元2015年》将两个不同的时间空间并列,即一个女性姓氏文明存在与男性姓氏传承的世界。

女性权利世界不是虚构的,为什么用姬点的姬,中国古代国家主席全部都是女性,都是姬姓,即女性姓的传承。而现在的男权文化(无论中国还是其他国家的哲学和历史)的历史和意识形态图谱是通过贬低女性建立起来的。我认为中国在全球来说女性意识还是比较先进的,至少中国女性结婚后通常有保留自己姓氏的传统。

https://mp.weixin.qq.com/s/iUnkaoA1z9U4_0-zfLFWhw

 

************************************************************

 

 

王宝菊    《暗器》  装置          墩布,笤帚     尺寸可变    2016

 

王宝菊 (中国),艺术家说:

 

对于女性艺术家的身份,从没有刻意地回避或强调。很惭愧,我并没有研究过女性主义的理论和女性主义艺术。因而在我的创作中,没有预先植入“女性”或“女性主义”这种特质并控制它的走向,也没有相应的理论进行对照和指导。作品本身是否成立,是否完整,语言是否干净、到位,这些是我思考得最多的问题,也是我看待一件作品是否优秀的标准。在《暗器》中,我使用了笤帚、掸子、墩布等似乎是女性更多使用的日常清扫工具,对之加以改造,使每个物件最后呈现出枪支武器的形态,从而追问:在女性的庸常生活中是否可以有力量存在?在看似柔软的羽毛、布条、植物纤维中是否可以有坚硬、尖锐和对抗?从而表明:女性力量的显现也许不再显性的厮杀争斗中,而在不动声色的日常气息中。

 

Hidden Weapons Wang Baoju link

 

*********************************************************

严隐鸿    鸿磨房  综合材料  尺寸可变    2018

严隐鸿(中国),艺术家说:

我认为女性在生活中更容易体验压抑感,也因此可能积蓄一些隐秘的能量,我比较关注这个内在的能量。女性具有一种可以孕育和创造生命的非凡性,自古以来连接人类本性里的神性与兽性,性别基因对社会命运的影响始终关系着我的创作方向。我对当代女性主义的理解更侧重于从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的角度来思考。

从90年代初开始,我就一直用墨色和长方体的形状,经历不同的演变阶段。这些束手无策的人,被困在绝望之中,是某些社会阶层的心理投射,类比出一个华丽而悲怆的世界。《鸿磨房》中矛盾荒诞的气质,与一种迫近的严肃性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我作品的整体面貌。

 

https://mp.weixin.qq.com/s/-jugBKpZ8YINq7aDHXqRNg

 

************************************************************

 

张琼飞   《 狂野玫瑰》    纸上丙烯   228 x 115 cm    2016

 

张琼飞    《床》  纸上丙烯    105x185cm    2015

 

张琼飞(中国),艺术家说:

 

在大多数情况下,我未打算从性别角度阐述我的作品。但是,当我忘记自己的身份和文化背景而进入一个相对自由的状态时,我发现在我的作品中不可避免的存在着女性主义倾向,例如我的绘画中的身体、性和儿童主题,针对女性的暴力的主题,我作品中经常提到的流血经历,创伤感…我只能回答说这是我作为女人直觉的表现。我的作品是关于“物”的,一类是存在之物质,另一类是想象之物,它们是我对这个世界的一种个人化解释。

https://mp.weixin.qq.com/s/qxbPgF5dGxCNBxUZyZoW9A

 ********************************************************

Radoslava Hrabovska   我是母亲  限量印刷  120x80cm  2018

Radka Hrabovska(斯洛伐克),艺术家说:

 

我的孩子是我的世界,是我绝望的对象,是我精疲力竭和幸福到极致的理由。母性教会我时间的价值。艺术可以看作是从精疲力竭中解脱出来的喘息,在平庸中寻求美,在充实的人生中达到顶点,了解智慧并研究如何将其表现出来。草图线条的本质,恰到好处地诠释了任何一个母亲都要面对的不可逾越的挑战,她们要养育另一个人类,不但使其茁壮成长,而且要帮他们做好准备,为将来建设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

https://misosestak.blog.sme.sk/c/476291/ako-vznika-kniha-pre-deti.html

****************************************************************

 

瑞莲     《时间柱》    直径320x 70cm , 羊毛   , 2012

 

 

 

瑞莲,  《头发头骨》    艺术家头发,    23,23,25cm 2013

瑞莲(爱尔兰),艺术家说:

我用自己的头发作为艺术材料,根据发质的强度选取一缕来保持形状和占有空间,而根据弹性选择另一缕。尽管大多数女性并不出现在历史书籍和博物馆中,这些头发的物理特质反映了女性在整个历史中所具有的持久耐力和韧性。

头发头骨时间柱

 

http://niamhcunningham.com/

 

和严隐鸿一起站在展览海报前

我想在此向各位致以真诚的谢意: 策展人郭桢,她的远见卓识和决心使这次大型艺术项目成为一个充满热情和反思的空间;张海霞(步步高集团董事长),她为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展览提供了大力支持;吴晓斌(步步高集团如一文化负责人);也要感谢梅溪书院的所有成员;画廊经理彭君尧和如一文化总管阳利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