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波浪2015 ”北京、上海群展,三月爱尔兰文化节的一部分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每一个“爱尔兰波浪”展览都有一个主题,2015年是诗人叶芝诞辰150周年,展览的主题与诗人的诗作相呼应。北京的展览将由爱尔兰环境、社区与地方事物部部长内阁成员阿伦·凯利(Alan Kelly)先生开幕,爱尔兰驻华大使康宝乐(Paul Kavanagh)先生也将出席。

Niamh C (med res) They will not Hush 110 x 160cm copy

 

 

 

 

 

 

 

 

“它们不肯安静,叶子在我身边飞舞”,布上油彩,银杏叶,110×160厘米

 

这篇文章会简单介绍我在爱尔兰波浪中展览的作品,其后的文章将介绍群展中的亮点作品,这些作品将在随后的几天内安装完成。

金羊毛:映画廊,北京798艺术区(315-22日)

 

欢迎大家参加315日下午3点的开幕式

 

“金羊毛”展览是恰逢“羊年”的爱尔兰和中国当代艺术展览,展览的灵感来自于叶芝的诗“驶向拜占庭”。

*Bus Stop near andingmen 130 x 90cm low res

 

 

 

 

 

 

 

 

寻求金羊毛,正如同寻找圣杯,它描述了这样一种普遍愿望,那就是寻找意义并希望留下传承。

*Hillside Yunnan panorama Cunningham150x50cm

 

 

 

 

 

艺术家们通过纺织、纤维材料,绘画,以及混合材质艺术作品来探索他们自己的意义与解释。

 

叶芝诗歌的生态引用:

这些作品是诗句节选,它们用涂改液写在高效空气过滤纸上。

 

“牺牲旷日持久/铁石心肠造就”

*Mad as the Mist and Snow

 

 

 

 

 

 

 

 

有些诗句似乎和我们脆弱的星球相关。我觉得人类境况与自然世界的联系意义深刻。或许自然界可以传达人类境况,同样反过来我们的人类境况也可以影响和改变地球。

 

“我已把梦铺在你的脚下;

轻点,因你踏着我的梦。”

 

战时冥想,东岳美术馆,北京

 

开幕式316日下午6点(展览16-28日)

请用您的电子邮箱在本网站页面上和我联系,我将发给您地图,并把您的姓名加入来宾名单。

 

“战时冥想”用一系列的艺术媒体探索了跨越文化和时间线的过去冲突留下的难以处理的遗产。展览作品体现了叶芝和林永得(Wing Tek Lum)的诗作,用诗歌对话来讨论我们这个世界上战争的含义。今年也是二战结束纪念周年。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 Niamh Cunningham 110 x 146 cm  copy

 

 

 

 

 

 

 

 

这幅作品是基于诗歌“一个爱尔兰飞行员的预知死亡”创作的。诗歌是为了纪念格雷戈里夫人的儿子罗伯特·格雷戈里而作,他是一名飞行员在一战中死去。这里有两架飞行器。右上方的普威思海豹崽式战斗机代表了罗伯特·格雷戈里,左下方的黑鹰直升机UH60描绘了我的哥哥唐尼,唐纳尔·坎宁安,CW2飞行员。虽然没有参加战斗,20年前的8月他在执行美国陆军航空部的任务中牺牲。愿他安息。

 

在此我向傅浩教授表示感谢,他将这首诗翻译成中文,我在本页的中文版本中采用他的中文译本。

 

一位爱尔兰飞行员预见自己的死

——威廉·巴特勒·叶芝

我知道我将要遭逢厄运

在头顶上的云间的某处;

我对所抗击者并不仇恨,

我对所保卫者也不爱慕;

我的故乡是在基尔塔坦,

那里的穷人是我的同胞,

结局既不会使他们损减,

也不会使他们过得更好。

不是名人或欢呼的群众,

或法律或义务使我参战,

是一股寂寞的愉快冲动

长驱直入这云中的骚乱;

我回想一切,权衡一切,

未来的岁月似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的是以往岁月,

二者平衡在这生死之际。

 

小世界——sanwei艺术中心,M50创意园,上海,320-27

 

21日星期日下午三点将由爱尔兰驻上海总领事高睦礼(Austin Gormley)先生开幕

 

这个群展关注小型艺术作品的力量。一个非常小的尺寸也可以表达深刻的联结,使其更直接更亲切。

*Niamh Cunningham Stolen Child 1 Small world Small tank- Tuam 1925-1961Oil on Board 14.5 x 21 cm*Niamh Cunningham Stolen Child2 Small world- Small tank Tuam 1925-1961  Oil on Board 14.5 x 21 cm

 

 

 

 

 

 

我在这里展示的两件作品也是情感自然的流露。面对令人痛苦的集体过去并不容易,有那么一段时间未婚妈妈们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去,以避免给教会统治的及其保守的社会带来难堪。我去年听到了有关位于丘厄姆的关闭很久的Bon Secours母婴之家(1925-1961)的新闻故事,新闻媒体还有化粪池里小小尸体的故事深深触动了我。我必须用某种方式表达出来。我希望在这两幅小作品中说出一些东西,表达一种解放,以及远离教会。

 

亲密角度,上海大剧院,艺术家讲座,323

 

这几幅小作是我在2009年居住在爱尔兰卡洛的时候的作品。

*Gate house St Dympnas 26 x 26 cm*Electric Picnic 08  Arts and Music Fest 26 x 26cm

 

 

 

 

 

 

*Sandbags on Barrow 23 x 28 cm

 

 

 

 

 

 

 

 

爱尔兰波浪发起人Fion Gunn和艺术家/策展人Brendan Jamison还有Mark Revels将展示3月展览中的作品,宣传在上海M50三微艺术中心的展览。

 

另一篇关于这些群展主要作品的文章会很快更新。

 

双语漫步之旅:

 

映画廊798——金羊毛:3月21日星期六上午11点,3月22日星期日下午3点

东岳美术馆——战时冥想:3月21日星期六下午3点,3月22日星期日上午11点

 

关于诗人叶芝以及当代视觉艺术的艺术家讲座将在爱尔兰大使馆举办,3月25日晚上6点30分

 

会场座位有限,叶芝的主要中文译者傅浩教授将发言并带来他在安妮叶芝(叶芝女儿)图书馆的见闻。如果有兴趣参加请联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