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澜版画驻地项目—木刻及其他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我刚刚从深圳返回北京,我在那儿参加了一个非常特别的为期五个星期的艺术家驻地项目。这篇博客会介绍我的作品。下一篇会更多介绍观澜版画基地,那里的人们以及版画博物馆。

 

 

(4/30) 汇园木版画 , 瑞莲 2018年 40x 120cm

5/ 30 第一步,木版画, 2018年 40 x 80cm 纸张大小 瑞莲

下面一幅作品是为一个以叶芝诗歌为主题的展览而作。(将有更多信息)

6/6/ 喜悦 x3 黄色底色 瑞莲 2018 35 x 90cm

“汇园”和“第一步”两件作品都是三套色绝版木刻。这种技法使用一块木板完成所有色彩,先完成颜色最深版,印出来,然后在原版上依次完成中间色及淡色版。下面的几张照片显示了“汇园”最后一次的颜色。

 

 

 

有幸挂在木版画大师广军的作品旁边

 

 

 

非常感谢木刻技师赵江华和马朝培,感谢你们的出色工作,我从你们二位身上学到很多。

 

 

木版画“第一步”来自于实验作品……

瑜伽放松术,古老的自拍照和泳装

我练习瑜伽放松术(Yoga Nidra)已经10年了,这是一种平躺在地上进行的冥想,可以有效地将头脑从昏昏沉沉转为清醒,改善睡眠,以及有助解决其他让人困扰的问题(每日游泳也可以同样有效,不过有时候找到游泳池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在观澜醒来的第一天,我开始练习瑜伽放松术,将注意力集中在身体和地板的接触上,身体和地板,身体和地板的接触……我一下子明白了,我知道我要做什么……身体印画。

 

 

我要感谢唐华兰的耐心协助,第一天的实验她帮了我很多忙。唐华兰在丝网工艺区工作,是一个技巧高超的配色者。

 

 

接下来的三个星期我穿着泳衣戴着护目镜(对,我真是太怀念游泳了!),我尝试了不同的着色方法,有些是直接用颜料,有时候用植物油,还有粉状涂料。

 

牺牲与对抗

在这个过程中最有意思的发现是,把身体的印记留在表面感觉很原始像被当作献祭品。(当穿越国家或地区边境线的时候留下指纹就好像是这一尝试的一分钟版本。)但当这个过程结束之后,留下的身体印记看起来非常具有挑战性和对抗性。

 

 

 

谢谢隔壁的艺术家Radka Hrabovska在楼下大桌子上创作的时候帮我拍照片和视频。谢谢Tomas Zemla帮忙剪辑,视频将于近期上传。

 

 

 

 

 

 

 

 

 

尝试了这些身体印画之后,木版画“第一步”诞生了。

 

 

 

 

 

 

 

 

 

 

 

 

 

十分感谢Gordon Novak让我有机会来到观澜,这段时光是份精彩的礼物。感谢版画博物馆赵家春主任的热烈欢迎和在春节期间的盛情款待,特别感谢观澜版画基地主任郭庆文先生提供的各种便利措施,借我书籍,以及向我展示他精湛的木刻技艺。

 

下一篇博客将有更多照片,有的是观澜版画基地,有的则记录了我与其他艺术家共度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