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艺术展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中外视觉艺术(湖南)展”目前正在长沙梅溪新天地梅溪书院展出,策展人马一鹰。

参展艺术家:

苍鑫、黎光波、李暐、沈敬东、铁心、王国锋、吴迪、萧也、张展、朱志刚;外国艺术家包括德妮丝(澳大利亚)、吉拉尔·布里奥(法国)、卡洛·伯纳迪尼(意大利)、克劳迪奥·皮耶诺尼(意大利)、莱奥尼达·德·菲利皮(意大利)、路易(厄瓜多尔)、莫妮卡(美国)、瑞莲(爱尔兰)、森古尔德·古德蒙德森(冰岛)、史蒂文生·沃恩(美国)

 

能够在刚刚举行的开幕式上见到这些出色艺术家中的一些人让我激动不已。这篇文章会对部分参展作品做简单回顾,并且引用一些艺术家的话。

吴晓彬、苍鑫、朱志刚、莫妮卡、吴迪、李暐、马一鹰、铁心、王国锋

朱志刚和策展人马一鹰及展览总监吴晓彬在一起

 

“地球已成了一个村,”策展人马一鹰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对一个高速运转状态导至世界空间距离浓缩的一个直觉反应,互联网的发明催生了世界各民族文化的大融合。”

 

Li Wei, 李暐

李暐,出生于湖北,现居北京。李暐的艺术实践包括行为、影像、雕塑等多种形式。他的“撞入”系列创造出反重力场景,经常使用镜子、金属线、脚手架、杂技。镜子在他的作品有突出的作用,具有象征意义,标志着真相。

他的部分“撞入”系列作品在长沙展出,也包括这幅佛教镜景。

艺术家说:

“身体、万物、想象,是三个不同的代表了世界,这三个合在一起,就是三位一体”

 

Tie Xin 铁心

铁心将抽象元素与社会存在相结合,表达对过度消费和资源枯竭的理解。成堆的废灯泡,形状、大小和颜色各不相同,揭示了光彩夺目的生活和过度消耗之间的矛盾以及所产生的后果。

 

艺术家说:

“视觉艺术不分中外,本身就是一种最好的交流方式。什么是好的视觉艺术,中国人对当代视觉艺术的认识真是有待大范围的更新和提升。”

 

 

 

 

 

 

 

Xiao Ye, 萧也

抽象艺术家萧也用抽象表现思想境界。他目前在长沙工作,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饰雕塑专业。两件非常不同的作品并排展示:一件抽象水墨和一件大型数字印刷,二者都为单色,突出表面和内部力量的矛盾性。

 

 

 

 

 

艺术家说:

“用水这种在中国哲学中最有精神本体意味的东西渗入墨与宣纸中,让三者相互融合,在相互碰撞与相互吸引中产生无穷的变幻,在有和无中演绎出永恒”

 

 

 

 

 

Zhang Zhan,张展

张展目前在罗马和武汉两地工作,并多次组织国际和地方艺术展览。曾于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油画。他是楚上艺术空间的创办人。

 

 

 

艺术家说:

“一切废弃物都会散发出它自然的美,也许毫无意义但一定很特别。”

 

 

 

 

 

 

Zhu Zhigang,朱志刚

朱志刚将冷色调的灰紫色和蓝色排列堆积,形成一个冷静无声的几何网格表面。在我们这个时代,很难不把它们看成是难以辨认的像素组合,这是一场作为传统介质的画笔、颜料与当代数字媒体之间的对话。

 

艺术家说:

“主题方格子,基于影视画面中马赛克的启发:发布方为了保护人们的隐私,往往将原图像打上马赛克,但事物往往是两个方面的,人们总是想看清楚马赛克背后的那个真实的图像,我们通常在现实生活中会遇见各类事件,但很多的真相却被刻意遮盖了。这也许就是我创作这类作品的本意吧。”

 

 

Leonardo Cevallos (Ecuador)路易

莱昂纳多·塞瓦洛斯1995年来到中国,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学习石版画和中国版画,并获得硕士学位。

 

艺术家说:

“全球军事冲突不仅对个人产生破坏性影响,而且产生许多隐藏的晦暗的结果,例如干涉了经济、地缘政治、文化和环境。这些冲突常常以为了防御核战争或类似威胁等理由向公众宣传,不可避免地造成区域大破坏。这些说法导致了灾难性的冲突和战争。”然而,环境破坏是我们留下的持续性最久的遗产。全球企业和政府继续无节制不断使用矿物燃料。他们无视甚至更为糟糕的是,声称我们并未对地球造成严重损害。他们运用财政和政治权力来阻止为应对全球变暖而采取的措施。把短期的经济利益置于我们留给子孙后代的遗产之上,其结果就是“不忠的人”,没有人能获得好处。

Monica Lin (USA) 莫妮卡

莫妮卡的作品关注的是在社会内部秘而不宣的社会建构。她质疑我们当前对美、年龄、物质价值、商品和欲望的看法。

关于美的定义的美妙传说,和其社会必然性的神话,令人们产生了以不切实际的身体和举止行为作为标准的刻板印象,以此加强主导文化建构。

 

艺术家说:

“哲学家之墙”通过对材料、动物/人类形式、劳作和经济学以及美的各个方面的并置,来质问这些文化建构及其产生的持久影响。通过在市场营销中使用童话故事,资本主义对于利益的追求创造了消费循环,产生了适合规则的行为、社会体系、等级观念,并最终导致心理层面和生态层面的污染。这面发光的涂金墙壁镶嵌着1000个涂金胡桃壳,布满塑料和粘土小人,用童话的主题向人们发问:距离如何创造了关系感知,以及对艺术价值的先入为主的观念。墙壁在远处闪闪发光,向人们召唤,坚定地立身于价值和渴望之国,即合乎规则的美之王国。然而,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这堵墙解构了自身,其上装饰着低劣材料和令人不安的人像。

 

Wang GuoFeng王国锋

王国丰出生于辽宁,在北京工作,曾获得中国和国际摄影大奖。他的像素系列是巨大的不可读的颜色块,直到观众决定转身离开,回头一瞥,才能以此获得关于图像的线索。评论家顾征认为,像素被视作历史的单位,像素的控制精度决定了历史的真实性。

 

 

艺术家说:

媒体时代,图像通过像素的方式以互联网为媒介进行传播。我选择这些图像,将其放大到极限,使“像素”——这个构成图像的基本元素得以呈现。这一方式使原图像失去了原有的细节和所承载的意义,转化为一个由色块构成的纯视觉画面,从而对原有图像进行了颠覆性的重构。

 

Cang Xin 苍鑫

表演艺术家苍鑫(满族)目前在北京工作。作为新的萨满艺术家,他将东方神秘主义与北方浪漫主义的结合,使身体成为社会阶层、空间、真实与表演的差异的艺术象征。在长沙展出的作品中,艺术家身着旁边肩并肩站着的人的衣服。当观众最初的注意力和同情心都集中在只穿内衣的人身上时,脆弱的力量在这里显得格外醒目。艺术家穿着另一个人的工作服,在他者的身份中伪装自己,提出了关于身份和“他者”的问题,但也提出了关于权力和不平衡等其他问题。

 

艺术家说:

这组作品里,所谓“他人”就是不同的生活方式,多种的行业。最重要的是强调了“他人”是与我不同的,无法替代,只能短暂地排演的角色。虽然艺术家穿上了他者具有“规定性”和象征职业特点的服装,自己装扮成他者的身份,而他者脱去职业装,裸露的身体并没有改变其固有的身份。体现了艺术家的观念,在现实社会中的虚拟和预设的自我与真实的他者。

 

 

 

 

Denise Keele Bedford (Australia) 德妮丝

丹尼斯·基勒·贝德福德在墨尔本和北京两地工作。她策划了一年一度澳大利亚和中国女艺术系列群展。她的常常以倍数的形式形成一幅艺术作品,她还对汉字组成图案、汉字的演变过程和意象十分感兴趣。

 

 

艺术家说:

在澳大利亚桉树树皮是一个微观的纹理世界,当近距离观察时,则变成二维的图像,成为澳大利亚内陆河系统的宏观视角。

《澳大利亚流》是用水彩画和中国水墨在纸上作画的系列作品。 

 

 

 

Wu Di 吴迪

曾任职业经理人的吴迪开始与专业研究机构合作,探究是什么构成了对人体的危害。这位环境艺术家将当前社会问题与表演、摄影和影像艺术相结合。当我在长沙的展览上见到他时,他刚刚从云南拍摄完现存的热带雨林回来。2012年他参与了一个与钱塘江污染事件(杭州萧山临江工业园 )有关的项目,与绿色和平组织合作,关注全球时尚品牌有毒有害染料使用。现任可佳当代艺术中心馆长。

 

艺术家说:

2011年,我第一次开始用霾作为艺术主题。我想确切地描述目前的状况对人们的生活和社会发展的影响。目前艺术只存在于狭小的空间内,艺术家会有自己的解读,但当一件作品完成以后,不同观众的感受会增加对于作品的理解。

 

 

 

 

 

 

 

 

 

 

 

Shen Jingdong 沈敬东

沈敬东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版画专业,1991-2009年在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文工团从事舞台美术。尽管他没能出席长沙的展览,我们最近在北京一个招待会上见面,当时他的英雄系列装置在三里屯太古里展出。他在长沙展出的作品展示了在不同情境下不同人物的冷静的脸,有些参考了卡通人物丁丁。

 

 

Niamh Cunningham (Ireland)瑞莲

已在北京工作7年有余,作为艺术家策展人,积极参与“私密的伤痕”和“爱尔兰浪潮”等项群展艺术项目。她最近完成了为山东无棣公共艺术园区创作的雕塑,该作品将在棣求村生态农业园田园艺术博物馆永久展出。

艺术家说:

这幅作品是对反战诗人英格博格·巴赫曼的致敬,她用毕生的精力思考社会中隐藏的暴力和压迫的力量。在德军吞并奥地利后,12岁的巴赫曼看到纳粹军队行军穿过她所在的城镇。

这幅画是根据诗人年轻时(她看起来10-12岁的样子)划船时拍的一张照片而作。这些图像的扭曲意在反映社会中潜藏的暴力和压迫力量,她正在逆流而上。

 

 

 

展览会持续到1月26日。

 

主办单位:步步高集团

承办单位:如一文化、梅溪书院

出品人:张海霞

策展人:马一鹰

艺术总监:吴晓彬

展览地点:湖南长沙枫林三路1099号步步高梅溪新天地梅溪书院L3层艺术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