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与疆域”国际艺术邀请展——头发头骨和其他作品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Hair Skull  knitted artist’s hair , 23 x 23 x 25 cm Niamh Cunningham 2013

在“地图与疆域”中展出的作品技法各不相同,但都与主题相呼应,从不同的角度展开对话。我们来看看这些作品:“头发头骨”、”“政客”、“蔗糖系列都柏林”,以及“当我11岁的时候”。

 

学术与艺术必是

芬芳的,来自人格

与道德情感。

不同凡响不是追名逐利,

好运气助人直上青云,

然而从高处也会滑落

继续下坠。

 

一切都在流动,一个古希腊人说。

没有什么是牢靠的。只有你停止思考的时候

上帝才会指引。

上升途中,反复思量,

当你遇见那些下落的人们。

屈尊俯就(condescension)的拉丁词根,

意思是我们都会下沉。

 

― 谢默斯·希尼——1982年在福特汉姆大学致辞时给年轻人的建议

王昊宁译.

 

头发头骨  

生而为人难免犯错,我们天生易于受伤,也具有力量。

使用我自己的DNA作为艺术创作材料代表了这些人性中的不确定性。比如,选取具有伸展性的一缕头发来保持形状和空间;选取具有弹性的另一缕来讲述持久的耐力与韧性。

这件作品意在绘制一幅表现自我心理的心灵风景地图,呈现自我觉察与思维透明度。

*************************************

蔗糖系列

Samuel Beckett Bridge, sucrose on cotton, mixed media, 2018 40 x50cm Niamh Cunningham 2018

 

 

Four Courts, sucrose on cotton, mixed media, 40 x50cm Niamh Cunnngham 2018 40 x50cm copy

 

 

Water Cube, sucrose on cotton, mixed media, 40 x50cm Niamh Cunningham 2018

在蔗糖系列中,我使用糖以及混合材质,对画面进行了一系列干预。用线勾勒出当前构图的轮廓以及城市景观中的虚线。纸上的墨被灼烧并分离出来,与蔗糖相混合并在画面上移动。糖的移动十分缓慢,改变着游离出来的墨的位置,随着时间流逝,在结晶过程中不断推动墨的移动。最初的风景上覆盖了糖霜,随着时间推移和结晶过程的进行使画面渐渐模糊。我认为这种创作手法和主题与重新绘制地图和重新定义风景密切相关。我们所居住的土地塑造了我们,人类活动也改变着土地的样貌,以多重物理及心理层面上的干预,去定义、确立疆域、保护,以及宣布主权。

**************************************

The Statesman

政客, 纸上单版画 , 95 x 95 cm ,瑞莲 2016

 

 我将罗马半身像视为这个时代的象征。这件作品名为“政客”,承载着对于国家、帝国和领土扩张等多个概念的理解。

 

*************************************

我十一岁的时候

我十一岁的时候, 织物、毛毡、线, 50 x 78cm 瑞莲 2016 

 

 

这件作品目前并未展出,因为处于同一主题下,我把它也列在这里。

 

小学时,学校教授历史知识,并培养我们的民族自豪感。那时候我心中的爱尔兰英雄是罗伯特·艾米特,一个年轻的医学生。他是个新教徒,也是联合爱尔兰人协会成员,这个协会不同寻常地“包括”爱尔兰反抗组织,其中既有天主教徒,也有新教徒。在一场失败的暴动之后艾米特被处决了,而他的事迹则激起我的钦佩与想象。170年之后,我的家乡卡洛(位于爱尔兰南部)的铁路桥上出现了这样的涂鸦“英国佬滚出去,和平到来”,这是一个对北爱尔兰的问题的宣言。当我的英国表妹前来做客我们一起骑车的时候,我特地带她绕路,因为不想让她看到这句话。这件作品表现了一个孩子开始处理民族与历史自豪感的复杂性时的窘境,同时也探讨了这一复杂性在当代语境中所扮演的角色。

注释:作品中“Deanta sa tSin 2016”在爱尔兰语中的意思是“中国制造”。

 

非常感谢策展人李心沫和Roland von der Emden,是他们的不懈努力和对艺术的热爱促成了“地图与疆域”国际艺术邀请展。

展览将持续到2018年12月20日,地址在北京市昌平区,北京吉利学院图书馆。

 

想更多了解参展艺术家的作品请点击 (地图与疆域——艺术家自述)

Map and Territory Exhibition at Beijing Geely College nov 2018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