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叶芝日,6月13日,爱尔兰,斯莱戈(Sligo),汉密尔顿艺术画廊

This post is also available in: 简体中文 英语

 

Wood Cut Niamh Cunningham from Guanlan Printbase

Lonely Impulse 2 Woodcut 20x20cm Niamh Cunningham (Guanlan printmaking base residency 2018) 寂寞的冲动2   木刻   20x20cm   瑞莲  (观澜版画基地驻留项目,2018)

6月13日,为了庆祝叶芝诞辰,汉密尔顿艺术画廊将在斯莱戈镇上举办小型作品展,这里是诗人叶芝童年生活过的地方,也被他称为精神家园。

为了纪念一战结束100周年,汉密尔顿艺术画廊选了叶芝的诗作《一位爱尔兰飞行员预见自己的死》作为2018艺术家邀请展的起因。诗歌描述了在伟大战争(即一战1914-1918)中和战后存在的一分为二。当然,这也与许多家庭密切相关,他们所爱的人曾经和正在为他国效力,这在我们这个全球化的世界日益成为普遍现象。

开幕式汉密尔顿艺术画廊将在斯莱戈爱尔兰13.6.2018

 

其他相关作品:

由于这首诗歌对我个人有着重要意义,在过去几年里我创作了多幅与此相关的作品。2015年3月,名为《寂寞的愉快冲动》的大尺寸油画作为2015爱尔兰浪涛展览的组成部分在北京东岳美术馆展出。

An Irish Airman Foresees his Death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 110x 146cm Oil on Canvas Niamh Cunningham 2015寂寞的愉快冲动    110x 146cm       布面油彩      瑞莲      2015

 

 

 

这幅作品是基于诗歌《一位爱尔兰飞行员预见自己的死》而创作的。诗歌是为了纪念格雷戈里夫人的儿子罗伯特·格雷戈里而作,他是一名在一战中牺牲的飞行员。这里有两架飞行器。右上方的普威思海豹崽式战斗机代表了罗伯特·格雷戈里,左下方的黑鹰直升机UH60代表了我的哥哥唐尼,唐纳尔·坎宁安(Donal Cunningham),CW2飞行员。虽然没有直接参加战斗,1995年8月他在为美国陆军航空部服役期间牺牲。唐尼出生于纽约上州的伊萨卡,在爱尔兰卡洛我们的大家庭中长大。后来他获得美国公民身份,加入美国陆军并成为黑鹰直升机试飞员。

 

Lonely Impulse of delight (small )25 x 34 cm Niamh Cunningham showing next to sculpture by Annette Hennessy , Leyden Gallery, London, Sept 2015《寂寞的愉快冲动》(小) 25 x 34 cm   瑞莲 ,旁边是Annette Hennessy的雕塑,伦敦Leyden画廊,2015年3月

 

2015年10月,一幅小型的有着不同云朵造型的作品在伦敦Leyden美术馆“驶向拜占庭”展览中展出。

 

 

 

唐尼是我们兄弟姐妹中最为大胆和最具冒险精神的一个。全家人都深深怀念他。愿他安息。

 

 

 

能和这么多著名爱尔兰艺术家一同展出作品,我感到十分荣幸。我在社交媒体上结识了其中一些人,有些人我曾与之合作(谢谢你,胡佩霞Patty Hudak)

 

 

 

 

非常感谢画廊经理Martina Hamilton和Ailbhe,谢谢你们的辛勤工作和耐心。

展览将持续到2018年11月24日。

在此我向傅浩教授表示感谢,他将这首诗翻译成中文,我在本页的中文版本中采用他的中文译本。

 

一位爱尔兰飞行员预见自己的死

——威廉·巴特勒·叶芝

我知道我将要遭逢厄运

在头顶上的云间的某处;

我对所抗击者并不仇恨,

我对所保卫者也不爱慕;

我的故乡是在基尔塔坦,

那里的穷人是我的同胞,

结局既不会使他们损减,

也不会使他们过得更好。

不是名人或欢呼的群众,

或法律或义务使我参战,

是一股寂寞的愉快冲动

长驱直入这云中的骚乱;

我回想一切,权衡一切,

未来的岁月似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的是以往岁月,

二者平衡在这生死之际。